純赤

我即纯赤,亦为束束,是个台湾人。

主坑APH,HNG(Hetalia Next)
主食味音痴、普洪、香冰

副坑文野、小绿小蓝、杀戮的天使等
主食敦芥、绿蓝、灰永、左Z

博爱党。

想要写什么就写什么的文渣一枚,请多多指教。

【米英】机器人研究日记07

2301.05.25〈机器人研究室〉


※有微弱的菊朝,很难察觉但还是说一下以免被雷。

上篇:http://loveaph704423.lofter.com/post/1ed0df63_10d849e1


  早上施行知觉系统测试,下午进行街头实验,一整天本田菊都繁忙不堪──当然,阿尔弗雷德也很忙,不过本田菊所做的事情比他多太多了,今天即将结束之后,他还要将机器人的性格修改成阿尔弗雷德想要的样子。

  柯克兰站在铁床边,与他连接在一起的传输线被加长了,所以他可以自由走动──不过也不能太自由,否则可能会像稍早一样,电线全部缠在一起。

  阿尔弗雷德把知觉模组给设定好之后,便打算对柯克兰说明注意事项,不过,本田菊一直进出实验室,让自动门不断开开关关,发出声音打断他,让阿尔弗雷德不是很高兴。

  「菊,你还有什么东西没拿过来?」

  他笑着,但脸已经黑了一半。本田转过去准备答话的时候吓了一跳。

  「......如果会影响到你的话,我暂时不出去。」

  「自动门真的很吵。」

  「真是万分抱歉。」

  目前只听得懂片面之意的柯克兰不太明白本田为什么要道歉,但是他也没有白目到当众提出问题(那是阿尔弗雷德才会做的事),他挨近日本人的耳朵,轻声问道:「?本田,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这个嘛......我有机会再解释给你听,柯克兰。」本田冒着冷汗,他觉得自己说什么都会被阿尔弗雷德听见,「先仔细听阿尔弗雷德的话吧。」

  「好吧,别太压抑自己,会闷出病的。」

  『不要过分的忍耐,不然会生病喔。』

  一模一样。本田菊张着嘴,但声带就像打结,发不出声音。原来机械真的可以取代一个人──但是这也代表柯克兰非常危险,不能轻忽怠慢。

  本田菊坐回自己的电脑前,将电脑椅转向面对阿尔弗雷德而他则清清喉咙,简短地介绍等会要柯克兰做的事情:

  第一,要以不同的力道,让机器人的头部直接碰撞墙面,施行这样「刑罚」的人当然是阿尔弗雷德。不人道?没关系,机器人并不是人,即使真的撞到故障,只要修复就好,不同于生物的特点让测试轻松许多。

  第二,本田菊负责拆开他的四肢,因为他还没有灌输血液,所以不用担心清理的问题。比较棘手的是若知觉模组正常运作,柯克兰可能会爆出尖叫,阿尔弗雷德要负责压制柯克兰,以及塞抹布到他的嘴里。

  第三,以刀刃切开他的腹部,用来测试躯干的知觉。这项任务仍旧是本田菊施行,阿尔弗雷德压制,后者的力量比前者还要足以胜任这份工作,这也是保全研究室人员的方法。

  以上皆通过的话,便能够停止测试,不过在开始之前还有另外一个问题。

  「我反对这项测试。」

  那就是已经拥有类似于亚瑟之性格的机器人,拥有与人类相似的意识,自然也会有像人类一样逃避痛苦,接近安逸的心态,没有人类会自讨苦吃。

  「真见鬼了,为什么我一定要有知觉?明明没有感觉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倒是阿尔弗,你为什么会想创造一个跟人类没两样的我?那为什么不找个女孩......(以下内容不宜直接描述)」。

  柯克兰当然也因此而开始抱怨起这种残忍的测试,而阿尔弗雷德也不是傻傻听他长篇大论,不到十秒钟的时间,柯克兰就被菊关机了,阿尔弗雷德疲累地瘫在椅子上,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而本田只是带着倦意弯起嘴角,站在从头到尾都坐着的阿尔弗雷德面前。

  「抱歉,我很抱歉,」阿尔弗雷德低着头,像是压着什么一样,连声音也低沉得不如往常,「先别改性格系统好了。」

  本田还来不及问为什么,阿尔弗雷德便自动说出了自己的苦衷:「我们至少需要五十次的测试,若是不使用这个近乎完全的性格设定,未来──未来可能会有破绽。」

  阿尔弗雷德把所有没跟他解释过的计画内容都说出口了,内容很长,双脚不得休息的菊忍不住坐下,在另一侧静静听着。阿尔弗雷德从此以后不再有任何事情隐瞒着他。

  「那么你,可以解决情感问题吗?」压力,菊听完之后脑海里就只有这个词汇。什么都无法向人倾诉,痛苦没有发泄的窗口,人类秘密的承载极限大致上就莫过于这一项了吧,他温和地,仿佛冬日的暖阳,如此说着:

  「你需要帮忙,我将会配合。」

  室内虽然有空调,但阿尔弗的额头上却布满汗珠,脸色苍白。

  「──我会排除问题,让『厄伯米森计画』顺利进行。」


【米英】机器人研究日记06

2301.05.24〈机器人研究室〉


※有微弱的菊朝,很难察觉但还是说一下以免被雷。

上篇:http://loveaph704423.lofter.com/post/1ed0df63_10c4b3fb


  他们靠着询问,过了两条街之后还是找不到柯克兰。很久之后本田菊终于想起他们有让柯克兰带手机,所以打了电话给他。那时他准备要去问第四个地点,而前两个对象分别是一位推着婴儿车的妇女和一位蹲在旁边的乞丐(柯克兰给了他五元美金)。

  实验算是相当成功,而且没有任何人认出柯克兰的真身,但是为保险起见,还是多搜集一点资料比较好──或许要让柯克兰接触一点机器人方面的专家,要是他们也认不出来,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至于追踪器为何脱落,阿尔弗雷德检阅柯克兰的记忆影像,他发现那个少年在他转身之前,似乎有碰到他的左肩──即是追踪器装置的部位。

  那个少年眼神锐利,注意到微小的追踪器,虽然面恶,但是心善,可能也是因为心地不坏,才会拍掉他身上的追踪器,他大概是怀疑柯克兰被跟踪了吧。

  「阿尔弗,明天还会出去吗?」

  阿尔弗雷德在几个月前,曾经测试过打开意识系统时读取记忆,是否会让系统崩溃,最后得到的结果是不必担心。只是此时柯克兰无法使用这些记忆,所以问他有关此记忆发生的事,他都一概不知。

  柯克兰盯住他看着电脑的蓝眼睛,直到他望向自己时,才不由自主地别过头。

  「嗯,还会出去,不过追踪器的位置必须改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我太大意了,」他顿了顿,又说:「知觉系统也正式启动好了。」

  虽然知觉的硬体设备已经安装完毕,但要是在街头测试期间需要修正一些其他装置,可以在他意识清楚的情况下,直接拆开他的身体部位,故一直没有启动。

  而且知觉系统到接近尾声再启动,也比较保险──

  「我、我以后会有痛觉吗?」柯克兰看起来很紧张,绿得彻底的双眼之中流露出了惶恐和不安。

  这、这表情,也做得太逼真了吧……阿尔弗雷德脸部的温度似乎上升了好几度,心跳高声作响,通常机器人会侦测人类心跳并给予提醒,甚至是发出警报,不过亚瑟并不是那种用途,所以阿尔弗雷德把侦测器拔掉了──好险。

  「怕了吗?」

  「哈?你、你在说些什么!我才不害怕!」

  连这句话就像是亚瑟会说的话一样,明明才过了短暂一年,也没让他接触过本尊(也不可能让他接触),难道是系统程式又被本田修改得更真实了吗?阿尔弗雷德的心跳漏了一拍,他慌张地望向菊,发觉他正对自己微笑。

  「柯克兰,茶泡好了。」菊并没有一直保持微笑,只恢复了他原本普通时候的表情,他将茶杯放在茶几,打算将茶倒入杯中。

「唔、谢谢,我自己来吧──啊。」柯克兰伸手阻止本田,并想要离开铁床,但突然察觉到自己的脑部正与电脑连接而动弹不得,于是露出了难为情的微笑:「那个、还是帮我一下好了……」

  比及本田将茶壶放好,并将杯子端给柯克兰饮用后,阿尔弗雷德开口:

  「本田,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吃晚餐吧。」

  「咦?咦?这么突然……」

  平常他可不会约人吃晚餐的。

  「我能一起去吗?」柯克兰插入了话题,「不行也没关系就是了。」

「你要留在这里扫毒,」阿尔弗雷德不愿直接看着柯克兰,而是转身看着电脑的萤幕,临时点开扫毒软体,「但我会带吃的回来给你,亚… …柯克兰。」

  「不会是麦当劳吧?」

  「当然是(麦当劳)。」

  柯克兰翻了翻白眼,「你的体重可又要增加了,小心又被医生找上──我可没有关心你,这只是忠告。」

  去年六月,因为实验室短暂关闭,而机器人不能被任何人发现,所以阿尔弗雷德只好将他带回家。

  并且在那杂乱的桌上看见了病人资料──阿尔弗雷德,体重超重,三个月后必须回诊。

  「……好、好啦,我不会带麦当劳回来。」

  本田以为自己得到救赎,但是「不会带麦当劳回来」不代表他们俩不会去吃麦当劳,想到这里,菊的希望也因此落了空。

  若只是如此还不要紧,但他打从出研究室之后便一言不发──不,他还没出实验室就很少讲话了。

  这下糟糕了,虽然本田并不清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但是他强烈的不安就像是前两次一样──喔、不,虽然武士永不轻言放弃,但是这种情况下已经不是「轻言」了。

  阿尔弗雷德是美国公民,而且已经今年就要满二十岁,当他被法律允许时也去考过了驾照,所以由他开车。

  不过──话虽是这么说,但本田菊还是有点害怕,因为他开车真不是一般人的程度。

  终于来到麦当劳的门口,阿尔弗雷德要快吐的他先别下车。

  「那个啊、本田,我不想关掉柯克兰,」他耸肩,表情就像是在说「我也没办法」一样,「我只好约你出来讲了。」

  「什么事?」

  「你又把柯克兰的个性系统弄得更接近了吧?」

  菊微微一愣,接着迟钝地点了头。惨了,他想。阿尔弗雷德竟然在叹气,那我岂不是完蛋了吗?

  「……某些地方可以改为false吗?」

  菊听见这话,心里放松了许多,还差点笑了出来,,虽然车内并没有灯光,但他笃定阿尔弗雷德现在铁定是满脸通红。 「太相像了吗?」

  「Yep,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我竟然差点把他叫成亚瑟!」

  「真是万分抱歉。」

  「不,你不用道歉,是我太笨了。」

  跳级两次(这也是他会跟今年二十二岁的菊同班的原因)的家伙称自己为笨蛋,那我不就是没有脑袋了吗?本田不由自主地在心里吐槽道。

  不过,他自己不是也可以自行修改个性系统吗?他绝对是太懒惰才会叫本田去弄,可惜菊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

  「总之,我会将一些与亚瑟先生太相像的特质修改为false的,」实在没有勇气对他吐槽,本田只好无视那一句话,重复他的要求,「待到机器人正式完成之后再启动。 」

  最后,他们带回去给柯克兰的是中华街买来的肉包。

【米英】机器人研究日记05

2301.05.24〈研究室西南方五点四公里处〉


※很后来会有微弱的菊朝,很难察觉但还是说一下以免被雷。

上篇:http://loveaph704423.lofter.com/post/1ed0df63_107b094a


  从二手市场买来的机器人──也就是柯克兰的原型──动作缓慢,且每每运动便会发出不小的声音,于是阿尔弗雷德将机器人关节的齿轮拆开改为锯齿较为圆滑的齿轮,不但让他的移动更加自然,也成功消除了杂音。

  而且,原型人的外表以钢铁制造,没有头发,而体内构造也算是简单型号,这些则是本田菊着手负责。不得不提到的是,菊制造出的人工皮主要以硅胶制成,细致的程度跟真皮差不多,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触碰机器人表面的皮肤时,还以为本田干了什么不好的勾当。

  总之,他们把机器人的外在几乎变得跟真人一模一样。而像是个性、记忆、知识或是其他资料则是靠电脑灌入记忆体便可行,阿尔弗雷德为柯克兰特地研发了拥有极大容量,体积却极小的记忆体,还制作了四个置入他的脑袋,他认定这样一来便可以收入所有他所需要的知识了。

  「阿尔弗,我该做什么?」

  一回神,柯克兰正盯着自己提出问题,他连忙回答:「在路上随便找个家伙问路就好。」

  「若是有人要你跟他一起走,别答应。」 菊在机器人还未问下个问题之前做了补充,「你先照着他的话走,然后绕到下个街区问另外一个人。」

  「至于问什么──我有预先设定几个地点。」他微微低头,从口袋中摸出一张对折一次的纸条,「这个,你就拿着它问吧。」

  「好,我可以另外问路吗?」

  「别问太远的地方。」

  柯克兰又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终于在十分钟后开始测试。本田菊在机器人身上装了追踪器,并在不远处跟着他,以避免紧急状况。

  他所问的第一位路人是一位年十六、七的少年,暗蓝色的眼神凶狠,嘴边还叼根烟,亚瑟身为一位成年型态的机器人,当然没有感到害怕。反倒是阿尔弗雷德感到紧张,机器人的经验完全不足,看脸色的能力可能不会比他自己还好。

  「打扰一下,」亚瑟是这么开头的,他指了指手里字条的字样:「请问XX蛋糕店怎么走?」

  少年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举起左手指向另外一个街区,一脸不悦就像是说着:「快给我滚。」但是他没有这么说,就只是这样默默地举着手。

  机器人向他道谢,便低着头快步走向他所指的方向,实验室双人组理所当然地跟着他,并刻意地与之保持一段不会令人怀疑的距离。

  本田菊一边走,一边低头按着手机键盘,在记事本中写下对刚刚那位少年的观察,无意间抬起头,却发现眼前并不是阿尔弗雷德的背。

  「喂,我在这。」阿尔弗雷德在四处张望的他身后,「偷偷捉弄你一下,没想到真的上当了。」

  「刚刚只顾纪录,真是万分抱歉,」他把手机收回口袋中。

  「用不着道歉啦。」他哈哈大笑,「不过我们有个麻烦。」

  「什么?」

  「追踪器在刚刚问路的地点,而且柯克兰不见了。」


【米英】機器人研究日記03+04

2303.04.23〈自动文件档案-隐藏模式〉


※很后来会有微弱的菊朝,很难察觉但还是说一下以免被雷。

上篇:http://loveaph704423.lofter.com/post/1ed0df63_105d1af9


  阿尔弗雷德又设计了一具女性机器人,名为罗莎‧柯克兰,身分设定是我的妹妹,生日四月二十日,同时也是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日子,而奥利弗一直在吵闹,而且还端来了一整盘的杯子蛋糕(就像今天──我的生日──一样),不过被罗莎一口回绝了。

  我问阿尔弗为何要制造出罗莎,他只是冷淡地说:「因为菊怕你太孤单。」

  我望了望站在电脑前的日裔男子,他注意到我的视线,转过头来对我笑了笑,让我忍不住避开。

  我有阿尔弗就足够了。我很想对阿尔弗这么说。但我怕说出口时,我的机体会过热,并让我强制停止运转,又造成阿尔弗的麻烦。

  只是,自从2302年结束之后,阿尔弗一直都对我很冷漠,也不带我去实施街头实验了,大概是参考资料已经充足,并希望我不要耗费太多电力吧,毕竟最近才刚装上新的电池。

  罗莎拥有一头长长的金色双马尾,与我相似的绿眼,并戴着红色的方框眼镜,身上则穿着着主体为蓝白相间、左右搭配黑白方格口袋的女仆裙装,以及保守的黑色裤袜,这身服装是本田设计的,真不愧是他。

  我看过她喝酒的样子,她最多可以喝五瓶麦芽酒,我大概三瓶就已经神智不清了吧──我只是猜测,因为阿尔弗不让我喝酒。

  至于奥利弗制作出来的杯子蛋糕,不论是三天前或是今天的,都被罗莎拿去丢掉了。

  嗯,果然是阿尔弗设计的机器人。

2301.05.23〈研究室日志〉


  明天是第一次实施街头实验的日子。

  实验目的是为了测试柯克兰是否像个真正的人类,如果有人认出他是机器人,我们就必须再回到实验室修正机器人,要完成一具完美的仿真机器人真是不容易。

  实验项目约有下列几点:


  一,搭话测试:让柯克兰随机找人问路,而柯克兰问的地方会在问路定点的方圆三百公尺内,柯克兰其实会自己找路线,这个测试主要的意义是为了试探人类是否会发觉柯克兰是一位机器人。

  二,餐厅测试:让柯克兰进入餐厅点餐,除了测试餐厅中服务生、客人等的反应之外,也会顺便测试柯克兰的味觉模组是否健全──在实验室无法测试味觉,主要是因为我不太会做菜,而本田也只擅长日本料理所致,所以在这两年的时间内要尽量让他建立完善的味觉资料库,以便做出适时反应。  三,本身测试:他所应答的对话、反应等都是必要参考资料,用于修正个性系统。不过,某些式列在「正式使用」之前会暂时设定为false。 (更新于2301.05.25)

  四,运动测试:为了让机器人的生理限度不会过于低落或太高,我将会让柯克兰在运动场内与他人踢足球、跑步或从事其他运动,期间内尽量纪录,以便修正肢体系统。

  我很期待测试的情况,本田菊也很兴奋,不知测试会怎么样呢?

  ──阿尔弗雷德。


【米英】机器人研究日记02

2300.04.27〈機器人研究室〉

※很后来会有微弱的菊朝,很难察觉但还是说一下以免被雷。

上篇:http://loveaph704423.lofter.com/post/1ed0df63_104cbbe7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阿尔弗雷德所写出的语言模组流畅插件(简称为流语)终于完成了,他本来想为柯克兰开机做为测试,不过最后决定使用翻译机过去的版本作为试验对象。

  「何不直接装在机器人身上呢?」

  「流语有个小小的风险,就是它会重建语言资料库,」阿尔弗雷德挥去额上没来由的冷汗,「如果失败的话,我们就要重新节录亚瑟的声音了。」

  「……的确是会令人有些困扰。」

  「所以啦,我才会这样做。」

  本田菊只是手上继续进行动作,不再回应。实验即将开始,阿尔弗雷德已经安装完插件,接下来只要决定该说什么,他似乎打从一开始就盘算好要让翻译机说什么句子了,阿尔弗雷德输入字句,键盘喀喀喀地发出声音,还没确认程序完善,他便兴奋地按下了Enter键,电脑发出哔哔声,然后──音响传来了女性的声音:

  「阿尔弗雷德是这世界的hero!」

  本田菊很庆幸自己并没有在他运行程序时喝茶……不、不对,更值得高兴的是流语插件已经可以使用,「现在要立刻安装吗?」

  「嗯,放着让它安装吧,」阿尔弗雷德露出微笑,那就像是夏威夷的阳光。 「我想柯克兰应该不会喜欢被打开之后又马上被关上。」

  「也对,」本田菊犹豫地摸着下巴,最后终于决定开口,「呃、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

  「问啊,我们是平辈,问问题不需要这么拘谨。」

   ──最好是。

  「那个啊、为什么──你总是称呼这机器人为『柯克兰』而非『亚瑟』呢?」

  时间霎时停滞,空气瞬间冻结,这果然是不该问的问题吧,烈阳般的微笑就僵在那里,像是遭到石化一般,失去原有的光彩。

「嘛啊,总要有点区别,免得发生──你知道的──意外。」阿尔弗雷德别开视线,他觉得有些尴尬,就像是跟陌生人对到眼一样,明明本田就不是一个陌生人,而是从高中以来同班的同学。 「虽然我应该不可能,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

本田菊只是点头表示理解,他很多时候都只能作出如此反应,两人表面上是阿尔弗雷德所说的「平辈」,但是,实际上发号施令,甚至是施压的人都是阿尔弗雷德,他已经承受过两次就连硬汉都可能哭着求饶的压力,那已是他的极限。

  而当时亚瑟‧柯克兰所露出的表情以及用唇语传递的沉默语言,让本田菊永远无法忘怀,同时那也是他极力争取担任阿尔弗雷德助手的原因。那是参杂着悲哀、怜悯和同情的──

  「对不起。」

  他到现在都无法明白那个字的意义。

  为什么是他代阿尔弗雷德道歉呢?那位亚瑟‧柯克兰并不是那种会为了别人拉下脸致歉的人,而且那位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绝对不会有任何关系──光是姓氏和国籍就不一样了。而且他们也必定不是一对情侣。

  虽然他不太清楚制造机器人的理由,不过这绝对跟那位亚瑟有关系。

  「嘿,本田,我要关灯啰?」

留着黑色短发的日本男儿茫然地睁着咖啡色的双眼盯着机器人,直到电灯开关旁的阿尔弗雷德叫他才回过神来,「啊、是的。」他向门走去,露出疑惑神色的美国人也终于关了灯,让柯克兰孤独地留在毫无生气的室内之中。

【米英】机器人研究日记01

2300.04.25 〈机器人研究室〉

※很后来会有微弱的菊朝,很难察觉但还是说一下以免被雷。

上篇:http://loveaph704423.lofter.com/post/1ed0df63_fd93d62


  「柯克兰,你准备好了吗?」

  阿尔弗雷德正在输入资料,而机器人亚瑟‧柯克兰坐在类似手术台的铁制桌上,他为了将资料输入柯克兰的大脑,等会要关掉他的意识系统重新接上电脑。所谓的准备到底是指什么呢?柯克兰独自想着:心理准备?但我现在还没有心脏,啊、那是每个机器人梦寐以求的,会「Lub」、「Dup」地响的人体器官,据说有些偏激的机器人会夺走人类的塞到自己身上,殊不知那根本是没有用处的行为。

  「准备好、了。」

  站在电脑前的人皱了皱眉,语言模组的缺陷需要修正。

  「倒数三秒,三、二、一。」

  他的意识逐渐离他远去,所有的记忆回归它们最初的地方,阿尔弗雷德浏览着属于他的回忆,总觉得自己的影像似乎特别多,不过这事儿在他的预料之中,因为他的确是将已经阖上人工眼皮的柯克兰设定成是「喜欢阿尔弗雷德的亚瑟」,而不是那个现在可能坐在庭院中欣赏蔷薇的那个亚瑟。

  「阿尔弗雷德,怎么了吗?」

  阿尔弗雷德有点走神,听见日裔助手本田菊的唤声才想起自己停下了动作,「没事,只是有点累。」

  「这样啊,你要不休息一会?我来负责处理性格设定吧,」菊像是早已经排练过无数次一般回答道,「反正只要把您写好的式子复制贴上,而要是运行出了问题我也可以帮忙除bug。」

  「啊、嗯,谢谢啦,但语言模组我想自己改。」他没有想太多,只是草草点头了事,因为他也的确需要休息。 「你可以修改性格模组,但别改太多──尽量依照亚瑟的个性来改。」

  「我知道,请你安心休息吧。」

  等到自动门一关闭,本田便打开资料夹中的文件,找出柯克兰性格的那几条式子后,额外加上了几个他已经研究很久的式子,要是直接提起这些式子其中的意义,则是:绅士风度、茶叶成瘾,以及不够坦率。

  一直都擅于察言观色的本田,自认比阿尔弗雷德还要了解他所刚刚提及的英国人,而阿尔弗雷德只是一个读不懂空气的小伙子,拥有冲劲是很好,但始终少了点老练。

  「准备运行程序。」

  不用多久,电脑萤幕上就显示着「系统正常」的字样,本田的后方传来了机器人运动肢体的轻微声音,亚瑟恢复了意识,他四处顾盼后发觉不对劲,问:「阿尔弗、呢? 」那是阿尔弗雷德设定的昵称,本尊亚瑟‧柯克兰都是称呼他的,不过阿尔弗雷德却没有回以同等的报答。

  「他去休息了,要我去叫他吗?」

  「不用、了、谢谢,我──我、才、不需要、他。」

  看来程序有好好运作。本田菊心想着,并故意拿起桌上的红茶啜了几口。

  「本田,你、在、喝什么、茶?」他往柯克兰的人工眼球望去,那双碧绿中带着一丝好奇和闪烁,嗅觉模组也没有问题,这是个好现象。

  「大吉岭,想喝吗?」

  ──当然,机器人现在还在软体运行测试,且消化、循环系统还未完成,所以基本上他是不可能吃任何东西的,否则那些食物只会成为他身体内的有害物。本田菊这么问只不过是在试探茶叶对他的吸引力。

  「呃、我、可、不是、这个、意思,但──可以、给我、一杯、吗?」

  「但你还没办法进食,等到把程序和能够进食的系统搞好,你要喝多少都没问题。」

  「知道、了。」柯克兰看起来有一点失落。若是限制本尊的话,也会有这种反应吗?菊想在下次见到原型时试试,不过实际上会不会干出这种事他很难确定。 「打个岔、为什么、你会、打开、我。」

  「性格系统测试,现在我要再次关机。」

  「什么、时候、可以、再次、打开?」

  菊对于这个问题感到有些疑惑(言语系统的缺陷也让他很头痛)。照理说身为机器人的他是不太可能提出这种问题的,会提出这个问题的主要因素,是因为基于不知何时意识会再度回归自主的恐惧,但是机器人的系统还没有那么完善──应该是这样才对。

  「明天就会开了,不用紧张。」

  「我、才、没有、紧张!」

  音量扩增运行正常,而且声音也没有太过刺耳,阿尔弗雷德似乎早就有想过这问题了,没想到平常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竟然设想得如此周全。人果然不可貌相。

  「那我就关掉啰?」

  「好。」

  「倒数三秒,三、二、一。」

  机器人在闭上眼之前,抬头望向控制自己的那台电脑,就此定格。


注:

  由于我其实不太理解写程式的东西,所以可能会写得有点怪,欢迎各位修正!

  就目前而言,我笔下的有几个名词大概是这样:

  系统:影响全身,通常是必备。

  模组:影响局部,没有的话可能会让系统运行有些微瑕疵。

  插件:即使没有也不会影响系统运行,主要为优化。



【APH】恶魔狩猎者续

  他飞回家门前,收紧翅膀,轻轻地旋开门把步入室内。翅膀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凝视着门边的一盆暗红色的玫瑰花自个儿喃道。可惜这花是人造的,毕竟花朵本来就不适合在地狱生存。


  「亚瑟,今天怎么样?」一头艳红长发束成双马尾,碧绿的双眼跟哥哥简直一模一样,站在他眼前的少女面无表情地问道:「这次要去哪巡查?」

  「妳先说,罗莎」他蹲下把黑色的靴子解开,走进客厅里坐在沙发上,冷漠地望着自己的妹妹,「妳明天要去哪?」

  被唤作罗莎的人抓紧自己的裙子,玩弄亲自补上的红色补丁,看来这次大概不太妙。 「还没找到贺瑞斯,所以上级八成会让我亲自去找他。」

  「王耀那人怎么说?」亚瑟双手抱胸,「我就不信他不知道贺瑞斯在哪。」

  「……他死都不肯开口,就跟你说的一样:不能相信人类。」

「知道就好,妳先坐下吧,」亚瑟淡淡地说,伸手将茶具摆好,罗莎接过茶壶并装入热水后再回到客厅,「我这次要去人间的纽约,找几位失踪的恶魔。」


  他一边说,一边将胸前口袋里的长形纸条拿出展开,那是一张名单。


  听见这话的罗莎蹙眉,露出担忧的神情:「亚瑟,你不会不知道『恶魔狩猎者』吧?」

  「那家伙我当然知道,那个毫无良心的伪天使杀了不知道多少恶魔……在恶魔界传遍的称号,谁不知道?」

  「那你应该也要知道,纽约是他最常出没的地点。」


  不消三分钟,红茶已经好了,地狱的红茶不能泡太久。


  亚瑟愣了一下,失手使取出的方糖掉到桌上:「……我心里有数。更何况,我的搭档还是波诺弗瓦。」

  「那个原巴黎人?喔、别闹了,」罗莎翻了翻白眼,脸上似乎写着「无可忍受」四个字,「你的上司一定是想置你于死地。」

  「我知道,罗莎,」他勾着茶杯的把手,举至嘴边啜一口,让热红茶滑过喉咙,才缓缓开口「我知道。」


  他的确想置我于死地,我非常清楚。


  他的上司大概是觉得亚瑟迟早会杀掉他,不过他根本就没有这种打算。但是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因为不论是才智还是实际上的能力,亚瑟都比他的上司还要能干多了。

  但是他并没有婉拒这项任务,一方面亚瑟他认为即使有法兰西斯作为绊脚石也应付得来;另一方面则是他想要亲自铲除恶名昭彰的「恶魔狩猎者」。


  「不过、你也别太得意忘形了,小亚瑟。」亚瑟把玩着手上的墨色鞭子,听着身旁的法兰西斯乍闻之下漫不经心的言论:「哥哥我可是认真的。」

  「少啰嗦,腐烂西斯,我当然知道。」


  他先是一默,似乎在犹豫些什么,之后他在亚瑟的耳边言道:


  「老实说吧,路德维希那家伙,要我提你的脑袋回去见他。」

  我早就防备好了──亚瑟推开法兰西斯,但他发现后者的手上空无一物,「你他妈……是在耍我还是怎样!」

  「不是在耍你,哥哥我说的话都很真。」法兰西斯把黑色的长发梳到耳后:「他还威胁我,如果你不死,就是我死。」

  「……所以你真的要杀掉我吗?」

  「喔、不、当然不,亲爱的亚瑟,当然不是。」法兰西斯一连用了好几个否定词,「我不想杀掉你,我可不是杀戮型恶魔,那样会弄脏──小心!」


法兰西斯拉住亚瑟的手,停止拍动翅膀使两人急速坠落,但法兰西斯在撞上地面之前再度展翅,以免两人受伤,他们躲到暗处,正好是堆满垃圾的巷子中,亚瑟不再发话,只是静静地跟着法兰西斯的步伐轻轻地走着,正当法兰西斯想要抱怨这种地方不适合躲藏时,有个脚步声逐渐逼近。


  「……我去探探,别乱跑。」法兰西斯压低嗓音,收敛翅膀后往声音的方向步去。


  但是他没有回来。


  虽然没有枪声,但亚瑟没来由地认为法兰西斯已经死了,于是他握紧鞭子,展开翅膀直飞上天,他想起『恶魔狩猎者』有一把特别的枪,是不会有声音的。

  也会让恶魔无声无息地消逝。


  我必须快点逃。


  「法兰西斯不是跟你说过别乱跑吗?」


  那是路德维希的声音。


  他没有回头,只是往前迅速地飞离身后的金发男人,可是他来不及,子弹已经击发,他的右翅因此遭到击中。


  糟了……!


  亚瑟向下坠落,路德维希往他落下的方向飞去,扯住他的右边翅膀,本来他想把整个人都拉上来,可是却只扯下了他的右翅。


  『翅膀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

  他开始后悔昨天自言自语中无意说出的那句话,最后只得落在垃圾箱的后方狼狈地躲藏着。


  ──啊啊,杀了我吧。

  


  他惊醒过来的时候激动地弹起身,呼吸急促着四处张望,最后发觉到自己在他所熟悉的房间中。

此时房门正好开了,是罗莎,她端着一碗药汤,见到亚瑟醒来,她除了惊讶更是欣喜,亚瑟第一次看见自己那个缺乏情绪的妹妹露出这样的表情。


  「我……我睡了多久?」

  「大约六个月,」罗莎凑近床边,拉了他书桌的木椅,坐在他身边,「我还以为你不会醒来了……」

  「等、等一等,让我搞清楚,六个月是指地狱历法还是人间历法?」

  「地狱历法。」


  我的撒旦啊──三个月等于人间的一年,我睡掉了整整两年!


亚瑟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右肩,他赤裸整个上半身并缠满了绷带,他伸手碰了碰原本右翅该存在的地方,虽然痛楚已经消失,但他千真万确地失去了一只翅膀。


「谁带我回来的?」亚瑟回忆起最后意识线断掉的地方,他知道有个人抱起了自己,还很小心地尽量不触动到自己的伤口,可是他完全无法想起到底是谁救了自己,「法兰西斯?还是妳?」

  「呃、好像是一位人类男性,」「留着一头金发,穿着白色的西装,一双蓝色的眼……我只记得这些。」


  是人类啊──亚瑟慢慢地往后倾靠,望着红色的天花板若有所思。

  那也就难怪可以躲掉恶魔狩猎者的攻击了,他心想。


  他一直都以为,当天救下自己的是一个不知名的人类,直到看见堕为恶魔的阿尔弗雷德,才得知了真相。


-

After writing:


  这番外比本文还要多呢(苦笑)


另外──我真的不知道这该叫做前传还是后续,这两者的元素都有,所以我只好称之为番外篇了,为了解释亚瑟的翅膀到底为何少了一边,并且以罗莎的话语描写了拯救亚瑟的人究竟是谁,是谁各位心里应该有数吧?


  感谢各位的观赏啦#

【米英】机器人研究日记00

2304.07.06〈自动文件档案-隐藏模式〉


  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一个人。

  啊?这是很正常的事?这对我的身分而言极为不寻常,不过我自从初生以来就一直一直喜欢着他,那名为阿尔弗雷德的世界上最顶尖的天文学家、考古学家,以及──机器人研究学家。

  没错,机器人研究学家,你没有看错。

  啊、我忘了先自我介绍,我叫做亚瑟‧柯克兰,名字取于英国古代那位著名的「亚瑟王」,而柯克兰则是英国贵族的姓氏。他身为一位美国人,制作出的却是英国机器人,这或许是反骨的美国人在讽刺过去美国与英国的历史──我一直以来都是这么认为的。

  对,你又猜对了,我是他所创造出的第一位机器人,他后来有陆陆续续造出其他的机器人,例如:罗莎‧柯克兰,我在名义上的妹妹,她非常冷静,而且酒量是我们三人中最好的;或是奥利弗‧柯克兰,据说是我的性格自行运算过后突变的产物,他有点烦人且难缠,更重要的是:你绝对不可以吃他制作出的杯子蛋糕。

  但是,两天前,我见到了另一个人。

  他的名字,也是亚瑟‧柯克兰。

  我跟他简直没有任何差别,不论是那头金色发丝,或是那一双清澈却仍无法见底的湖水绿,更不用说、我的性格简直与他是双胞胎兄弟。

  ──唯一不同的是,我跟他的身分简直天差地远。

-

  此文章的原型來自於我的黑歷史,雖然甜到炸,但是我寫出的亞瑟真的有夠糟糕,大概放艾比索不到一年就關了閱讀權限。

  總之有兩位亞瑟,至於另外一位是什麼身分,後面將會揭曉。

  呃、前提是──我會寫完#

【文野】敦芥小腦洞

#敦芥
#第一人称
#稳稳的砂糖

我目前只看到第九集,别轰我(#
錯過敦君生日我好內疚#

--

他经常在任务中抱住我。

起初我们一点也碰不得彼此,即使只是一根细小的毛也一样,一碰就会打起来,不过合作任务一多,我们渐渐遇到了各种需要碰触对方的情况。

「龙之介,撑着点,我们快到了。」

不过通常都是他主动将我抱起,带回安全的地方,受伤的也都是我,「超再生」的能力使他受伤之后仍能快速愈合,而反应敏捷这一点也使他如虎添翼——我想他真的有一对翅膀吧。

即使知道他是我无法超越的存在,我还是不甘心,也因此我时常为他挡下不必要挡下的攻击。

就像这一次一样,不过这次也有些异同。
因为这一次,我被命中的是心脏。

痛,真的非常疼,让我几乎无法感受环境的变动了,就连他到底在喊些什么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胸口热热湿湿的,而且那有色液体好像沾到人虎的白毛上了,在眼里,那副景象就像是火山爆发的天空一样,又白又红。

「人虎……」
「嘘,别说话。」

他的手掌毛茸茸的,一定是虎化了吧,我蒙蒙然的视线似乎看见他的脸上有黑条纹,那张脸离我好近。

下一次恢复意识,我看见的是他唇边有血色的印记,那应该是中弹时正好溅上去的吧,可是他身上已没了血迹,难道是没发现吗?我有些好奇,但我并没有直接问。

「你的脸没洗到。」
「嘛、我是故意不洗掉的。」

我这时才明白我做了什么事。

【文野】敦芥小腦洞


#敦芥
#学园设定

一日数学课,老师的上课模式既枯燥又无味,却又因为不听可能会造成考不好这种不可逆的结果,所以芥川龙之介一直都在死撑,低下头即将睡去之际,他无意间将目光移到左边座位、中岛的右脚上。

他抬起头,发觉对方早已经睡得魂已不知去向,他稍微瞄了一眼黑板上的时钟,确定已经快下课才拍拍他的肩,那人则抖了一下,缓缓地抬起头:

「唔、下课了吗……」
「你的鞋带掉了。」

芥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中岛一看见那无聊的数学老师还在上面教书,便理解了还没下课,他只是应了声「哦。」,然后就府下身将鞋带绑好。

接着他就没有睡了,而且那正好被白发遮挡的嘴角似乎微微上扬,周围似乎都要冒花了。

下课之后芥川打算去装个水,却在此时发觉到他笑得那么开心的原因。

「……人虎,你欠撕吗?」

他把自己和芥川的鞋带绑在一起了。